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NO.3 真特么诡异记得老清晰的真的梦

黄昏时分,突如其来的惶恐充斥所有人的心房。
不,也并不是所有人,那些早已经历过一次的人并不在这考验之中,所以学校里年轻的孩子们才会这样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吧。
太阳要落下了,快逃,快和伙伴一起,快躲避那些奇怪的存在、找个小房间关上门躲起来,保持安静,快点,再快点,不要等风吹起……
一半是千百年来遗传下来的求生本能,一半是平日里大人们那些晦涩含糊的暗示,每个人都知道要去做什么,稍稍停滞后就在越来越黯淡的夕阳照射下一哄而散三三两两奔命。
安同他一胖一瘦两个哥们箭一样快跑到厕所;然而那空间是半开放的,一排蹲位上方的窗口开的老大,更糟的某个不详的半透明的人影呆立在那儿——下意识地安领悟到它暂时不会动作,但是待风吹...

2017-08-20

NO.2 情惘

我说啊,我宁愿用这天真、用这傲慢,陪伴我度过孤独的一生。
请相信我呀。
请相信我啊。
请相信我吧。
请相信我呐。
迷惑中,忘记了自己的模样,但还记得从开始贯穿至今的渴望。
我喜欢你,恰好你也喜欢我。
足够了不是么。要是这样就好了不是么。

2017-08-11

NO.1梦事(其一)

在深沉的梦里,旅者望见了自己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天亮时微晞的露水,白沙见底的清潭,茂盛丰润的草木,低矮老旧的房屋,以及萦绕在心头、清淡缱倦的释然。
心知身在梦中,因怀着炙热的现实里早已熄灭的渴望,来不及去体味这久违的种种,便小心地一边控制自己不醒来一边赶去心里那个人应当所在的地方。
仿佛展开无形的羽翼,如同在过往的梦境里一般,他浮上半空、飞快的掠过城郊大片的田地向着某处落去,却仍如很多时候一样稍稍过了头,只得落地后又往回奔跑。
雨后如洗的青空下,太阳还阴翳在云后,光线却舒朗明白。一条又长又直的水渠横亘在路边,却是用土高高垒起高出地面,里面不知何处蓄满泊泊流水;四周人头簇动,在水面放着精致的模型小船举办...

2017-08-04

写在前面的话

手指渐渐无可挽回地容易变得冰冷的人,思索着留下什么,来证明自己短暂的人生。
并非来日无多,虽然不至于康健如熊,身上却也没有蛀牙外的毛病,按着他父亲爷爷这脉的惯例,大概还有好些好些年可活。
是孤独的缘故吧。失败的努力,被拒绝的沮丧,输给他人的无力感,以及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漫长的孤单。
所以呢?
所以想写下什么,证明什么,如同蒙着眼睛对自己哄骗说你是多么特别多么优秀多么富有魅力……想在这痴妄中,得到更多的生力,去追求渴望的物事。
仅此而已。
愿幸运眷顾你我。

2017-08-04

睡去不觉光阴惚
沉梦方醒日已迟
欲得欲求无处览
最是可叹此中人

2017-07-28

忽冷

唯有离开的人拥有不变的容颜。
孕育着,盛开着,凋零着。
未有察觉么?比季节景色流转更短暂的,是昨日的你,今日的你,明日的你。
昨日的你哀叹错过的故事,今日的你忙碌匆匆无暇停留,明日的你还懵懂未觉即将发生的种种。
诸般事象,皆为四大假合,似空非空——即使身处其中、即使生于斯死于斯,那些仿佛被我们看见、触摸、拥有的一切,都停伫在思想情感能抵达的所在之外。
如果说恍惚非醒的梦境能抵达那里的话,能抵达的也只是你的梦;如果说死亡究竟的解脱能抵达那里的话,死亡本就是尚活着的你我所不能抵达的;如果说洁白无瑕的孩童能抵达的话,童蒙时的记忆早已成为渺远模糊的幻影。
眼中孕着疯狂。
疯狂地贪恋疯狂地憎恨疯狂地祈求疯狂地诅咒得到...

2017-07-27

反抄袭与维权过当引发网络暴力

从前有个餐馆,价美物廉老板也厚道,所以生意兴隆,食客们每天雷打不动的过去吃饭。
可是忽然有天开始餐馆不开业了,食客们待了几天,没忍住去打听:餐馆老板两年前还是自娱自乐和相熟的人弄小灶时偷学了一道儿别人地摊上的菜点,给食客们端了上去,味道平淡无奇时间久了自己也忘了这茬,结果现在苦主闹上了门。
餐馆老板比较厚道,当场就认错,该改的改,该赔的赔;可惜苦主不依不饶,一边假装看不见和解的意愿一边到处嚷嚷叫所有人一起抵制,冷嘲热讽还一边翻菜单想拉其他人下水一起把餐馆老板按死,放言不让他关门大吉改行不罢休。
饿了肚子的食客纷纷打抱不平,没见过这种不依不饶非要把人整死不可的“追求正义”,一时间千夫所指,还有激进的混...

2017-07-06

他们为何会这样呢。一定是大家忘记告诉他们,何为温柔吧。
如果说,即使最渺茫的希望,最荒诞的安慰,也足以压过生命从深处对活着的渴望的话。如果说,倒映在他们眼中如此灰暗的世界,也同样倒映在我们眼中的话。
是我们把这一切的表面妆点得太美好呢,还是我们这样冷漠得善于欺骗善于遗忘呢。

2017-06-23

年岁愈长,愈觉得那些缥缈没有形体的念想心情可贵。
再痴妄的人儿,在这世间磨熬久了,都会丢掉那些不能企及的幻梦吧。
我们在这世间,到头来也只能选择一条路走下去罢了,此外的再多繁华绚烂,最多遥遥瞭望,然后越走越远。
有时感到悔意,又暗自庆幸。

呐,可否借我几片时光,将这些白日梦稍稍……

2017-06-06

骄横暴戾,贪婪自私,短视愚蠢,恶毒阴狠,矫饰虚伪,欺瞒陷害,妒恨虚荣,冷漠无知……
自诞生起从未止息的侵略,征服,杀戮,奴役,迫害,相食……最后因为彼此都握有毁灭对方的力量,才迎来“和平”;然而不变的仍旧是强大欺凌弱小,少部分压榨大多数,正义往往输给邪恶……
别搞笑了。哪怕现在仍旧草芥般成千上万地死在族群内部倾轧的种族,满手血腥的胜利者呵,真以为能洗掉那罪恶么;即使篡改了历史,粉饰着所有,哪里会改移比野兽还凶狠残忍的本性?倒不如说,正因为是如此的沉迷于战争,钟情于恶意,才成为这颗星球上最强大最成功的掠食者。
生而为人,哈哈,哈哈。

2017-06-03
1 / 8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