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可怜

向下,是没有止尽的深渊。
燃烧的烛火光芒穿透了清澈无染的水一直照到极远极深处,可那光芒在这深沉无垠的暗里终究渐渐散淡,没入视野尽头的黑色中。
被照亮的黑暗映入心中。
被照亮的黑暗显出了影像。
被照亮的黑暗便是光芒之外的所有。
就仿佛包裹着一切的壳,又或者襁褓。
无数的存在从高处从低处从不知言知处造访、凝视,恰如烛火摇动时荡开的光影。
抵达了么?即使抵达更深一层的梦境,也无济于事。
所有的所有,便是究竟妄想。存在的或许不应如此称呼的某个意志,包容了所有也被自己所包容着,酣然作起梦,又或者始终凝视。

信奉着神明的人,为何会乞求祂的怜悯?
倘若抵达了一切的极处,那么又与施与了我们所有的万物、与容纳着我们心智的所有有...

2017-09-16

NO.3 真特么诡异记得老清晰的真的梦

黄昏时分,突如其来的惶恐充斥所有人的心房。
不,也并不是所有人,那些早已经历过一次的人并不在这考验之中,所以学校里年轻的孩子们才会这样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吧。
太阳要落下了,快逃,快和伙伴一起,快躲避那些奇怪的存在、找个小房间关上门躲起来,保持安静,快点,再快点,不要等风吹起……
一半是千百年来遗传下来的求生本能,一半是平日里大人们那些晦涩含糊的暗示,每个人都知道要去做什么,稍稍停滞后就在越来越黯淡的夕阳照射下一哄而散三三两两奔命。
安同他一胖一瘦两个哥们箭一样快跑到厕所;然而那空间是半开放的,一排蹲位上方的窗口开的老大,更糟的某个不详的半透明的人影呆立在那儿——下意识地安领悟到它暂时不会动作,但是待风吹...

2017-08-20

NO.2 情惘

我说啊,我宁愿用这天真、用这傲慢,陪伴我度过孤独的一生。
请相信我呀。
请相信我啊。
请相信我吧。
请相信我呐。
迷惑中,忘记了自己的模样,但还记得从开始贯穿至今的渴望。
我喜欢你,恰好你也喜欢我。
足够了不是么。要是这样就好了不是么。

2017-08-11

NO.1梦事(其一)

在深沉的梦里,旅者望见了自己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天亮时微晞的露水,白沙见底的清潭,茂盛丰润的草木,低矮老旧的房屋,以及萦绕在心头、清淡缱倦的释然。
心知身在梦中,因怀着炙热的现实里早已熄灭的渴望,来不及去体味这久违的种种,便小心地一边控制自己不醒来一边赶去心里那个人应当所在的地方。
仿佛展开无形的羽翼,如同在过往的梦境里一般,他浮上半空、飞快的掠过城郊大片的田地向着某处落去,却仍如很多时候一样稍稍过了头,只得落地后又往回奔跑。
雨后如洗的青空下,太阳还阴翳在云后,光线却舒朗明白。一条又长又直的水渠横亘在路边,却是用土高高垒起高出地面,里面不知何处蓄满泊泊流水;四周人头簇动,在水面放着精致的模型小船举办...

2017-08-04

写在前面的话

手指渐渐无可挽回地容易变得冰冷的人,思索着留下什么,来证明自己短暂的人生。
并非来日无多,虽然不至于康健如熊,身上却也没有蛀牙外的毛病,按着他父亲爷爷这脉的惯例,大概还有好些好些年可活。
是孤独的缘故吧。失败的努力,被拒绝的沮丧,输给他人的无力感,以及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漫长的孤单。
所以呢?
所以想写下什么,证明什么,如同蒙着眼睛对自己哄骗说你是多么特别多么优秀多么富有魅力……想在这痴妄中,得到更多的生力,去追求渴望的物事。
仅此而已。
愿幸运眷顾你我。

2017-08-04

睡去不觉光阴惚
沉梦方醒日已迟
欲得欲求无处览
最是可叹此中人

2017-07-28

忽冷

唯有离开的人拥有不变的容颜。
孕育着,盛开着,凋零着。
未有察觉么?比季节景色流转更短暂的,是昨日的你,今日的你,明日的你。
昨日的你哀叹错过的故事,今日的你忙碌匆匆无暇停留,明日的你还懵懂未觉即将发生的种种。
诸般事象,皆为四大假合,似空非空——即使身处其中、即使生于斯死于斯,那些仿佛被我们看见、触摸、拥有的一切,都停伫在思想情感能抵达的所在之外。
如果说恍惚非醒的梦境能抵达那里的话,能抵达的也只是你的梦;如果说死亡究竟的解脱能抵达那里的话,死亡本就是尚活着的你我所不能抵达的;如果说洁白无瑕的孩童能抵达的话,童蒙时的记忆早已成为渺远模糊的幻影。
眼中孕着疯狂。
疯狂地贪恋疯狂地憎恨疯狂地祈求疯狂地诅咒得到...

2017-07-27

他们为何会这样呢。一定是大家忘记告诉他们,何为温柔吧。
如果说,即使最渺茫的希望,最荒诞的安慰,也足以压过生命从深处对活着的渴望的话。如果说,倒映在他们眼中如此灰暗的世界,也同样倒映在我们眼中的话。
是我们把这一切的表面妆点得太美好呢,还是我们这样冷漠得善于欺骗善于遗忘呢。

2017-06-23

年岁愈长,愈觉得那些缥缈没有形体的念想心情可贵。
再痴妄的人儿,在这世间磨熬久了,都会丢掉那些不能企及的幻梦吧。
我们在这世间,到头来也只能选择一条路走下去罢了,此外的再多繁华绚烂,最多遥遥瞭望,然后越走越远。
有时感到悔意,又暗自庆幸。

呐,可否借我几片时光,将这些白日梦稍稍……

2017-06-06

骄横暴戾,贪婪自私,短视愚蠢,恶毒阴狠,矫饰虚伪,欺瞒陷害,妒恨虚荣,冷漠无知……
自诞生起从未止息的侵略,征服,杀戮,奴役,迫害,相食……最后因为彼此都握有毁灭对方的力量,才迎来“和平”;然而不变的仍旧是强大欺凌弱小,少部分压榨大多数,正义往往输给邪恶……
别搞笑了。哪怕现在仍旧草芥般成千上万地死在族群内部倾轧的种族,满手血腥的胜利者呵,真以为能洗掉那罪恶么;即使篡改了历史,粉饰着所有,哪里会改移比野兽还凶狠残忍的本性?倒不如说,正因为是如此的沉迷于战争,钟情于恶意,才成为这颗星球上最强大最成功的掠食者。
生而为人,哈哈,哈哈。

2017-06-03
1 / 8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