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雾重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片刻的真

春秋好做梦。
梦里远游知返,酣沉得倦于醒来。
只在这悠长安闲的季节,稍稍孤单疲惫的秋风穿进了户堂,吹拂着浅眠的房间。
被迫坚硬起来的心,再没空暇分给那些白日梦,容许我们痴痴的幻想憧憬。
只在梦里,被容许做梦的我,也便眷恋起那总是分外短暂的睡眠。
在痴人的梦里,遗憾的被弥补,错过的重逢,离别的相聚,逝去的唤回,恐惧的遗忘,贪求的想起,荒诞的成真,迷惑的明晰,憎恶的隐没……是所有愿望圆满的永宁之乡,亦是不曾存在过、也不会在未来出现的虚妄之地。
容许我想起自己,哪怕只是片刻的时光,想起自己的真心。
呵。
倘若世间无梦,又何其局促狭窄,又何处可暂且归去。
竟是愈言愈感到无言了。
“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倦罢了...

2018-10-14

如有百年光

如有百年光,今日之雨亦为昔日之雨,今日之事亦为昔日之事;
细雨楼台终老去,那咿呀学语的稚童,也会是白发西风的老者。
如有百年光,不羡韶华竟短,如轻浮子短暂停歇便流转他人,是人事兴衰、悲欢聚散虽年复一年相似,为我所得者,天雨泼洒持皿盛之,而独此一瓢。
君看浮世上,何物得长生?
是杯中酒,将尽秋,短聚人。
是书中芳华空成忆,醉看月色似故人。
如有百年光,持烛宵暗行深山。最有茫茫夜色熄心想,魍魉同路笑相谈。
终得光尽寤梦难。

2018-10-02

影见

“走了。回忆的篝火是虚幻的。”
身后的影子走上前,一脚踩灭了我面前摇曳不定的火焰。
我不怕黑暗,习惯了这又或是快被吞没,却怕在这其中迷失太久,丢掉了远处的光芒。
“真是一场苦旅啊。”好些年前的我年幼的脸上带着早已了然无奈的苦笑,“加油吧。哪怕噩梦终归有醒的时候,无论怎样,最后都会解脱吧。”
“解脱啊。”
在这个世界,我在独一无二的。
在这个世界,我是鲁顿迟慢的。
在这个世界,我是独自孤独的。
渴望救赎,却早已绝望。

呐,被黑暗吞没的邻人,你呢?

菲薄的希望呵,我是被你的幻景所蛊惑,更畏惧那结局。可是,可是,
我好像渐渐不需要了。
真好啊。真恐怖。

我大概是太过疲惫了罢?
被自己的怯弱追逐噬咬的愚人。
啊,不过,...

2018-09-24

遗落之羽

“我感到很悲伤。”
这样说着的他,面色红润、眼眸清亮,神色看不到凄凉疲惫,反而透着一股孩子般的稚气与活力。而我也分明记得,他的个人资料上所填的年纪与职业。
有钱人就是矫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认识的其他人也是这样,不过,”不过他只是单纯想找个人倾诉罢了,身为表哥诊所里兼职的帮工,符合他期待的聆听、偶尔发问和认同就够了。
“抱歉。您说。”
“那我就开始讲了。当然,后面我所讲的事里的“我”,并不完全算我吧。”说完他顿了顿,轻声道了句“借用一下”,便拿起插在桌子笔筒里的铅笔,在雪白雪白的A4纸上轻轻勾勒起来。
画工不错,是洁白轻盈的羽毛,描绘着飘摇而轻盈的样子。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过于久远的梦,早缥...

2018-09-15

疯人

“我们的世界是残缺的。”
愚蠢的傻子被强跪在地上,仍旧宣扬着他可笑荒谬的狂想。
“每个灵魂都能觉察到吧?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绝不该是这样!怎么可能呢?我们的世界怎么可能这样残酷恶毒?怎么可能有如此之多的战争、瘟疫、死亡、饥荒?”他用力用枯糙的手拽紧身边看守者的裤子,像在祈求认同一样,目光却空茫不知落在何处,即使被粗暴的踹开仍大声呐喊着。
“你能想象么?一边是光鲜亮丽的都市、人们的穿着打扮精致考究、扔弃的食物足够养活数十万的野猫野狗、先进发达的技术足以探索几十万光年外的星空,一边是战乱、饥饿、愚昧、疾病肆虐的土地、人的性命低贱不如尘土,有的是屠杀嘻弄来取乐的强权者,有的是施与恩德自以为圣人的蠢货,有的...

2018-08-29

(暂定)

好好的哀叹和啜泣
好好的收拣未完的心愿
好好的洗净困倦忧愁的脸
好好的藏起再不会有机会说出的话
好好的抱一下道别
为这一切只是瞬间

2018-08-29

咖啡好贵

纯然的光。
玻璃上滑落的雨滴。
抚面的寒风中润湿的水气。
街道上如船舶来往交错的车辆。
咖啡店靠落地窗座位上交谈的女性。
晦暗的天色下亮起的星星点点遥远灯火。
以及,荒诞遥想中不知何处尚未曾察觉的你。

愚妄如我,只有这样寥落的时间里暂且息了满是谵妄谎言的欺瞒,好好坐下来注目这一切。明明眼前的所有少不了我所期盼所贪恋的,却这样遥远呵。遥远到除了妄想,便是放弃。

平凡,庸碌,寡淡。
无趣,沉闷,阴暗。
怪异,冷漠,僵硬。

当是雨水,稍稍润泽了僵硬的思绪。即使如此,决定好的仍是决定好的,无从达到的仍是无从达到的。并非自我满足的虚妄,而是应被淡忘缘由的必要。
这样确认后,稍稍觉得安心和平衡。

无法实现的是被鄙夷...

2018-08-28

我在梦中,梦到了垂死的星辰。
仿佛亘古亘今永恒不变的明辉也终于要到了止尽。
上下四方是或许早已熄却的彼方星河,与茫茫无尽的黑暗虚空。
曾照亮过什么吗?曾改变过什么吗?曾留下过什么吗?
在蒙昧混沌里亮起的火光,于是也要回到那暗无中去。
似,这眼前的世间不过茶盏泛起的泡沫,不过终于清醒前含混的睁眼;才这样以残缺为盛,以消泯为盛,以寂灭为盛。
光芒似有所照彻,却更如同梦呓般轻浮短暂。

“知道吗?在另一个维度上,一颗蓝巨星在比太阳近的距离上,向着我们播撒着光芒。只要去注视,就能看见那颗翻涌着骇人波涛的蓝色火球如同海洋般占据了大半天空。”
“不过那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如同被烧灼吹散的尘埃般,曾与这里形影不离的那一...

2018-08-28

无论如何要好好活下去。
通往某处的路径始终是存在那儿的啊。

2018-08-27

等待

等着吧,放心吧。
没事的,迟早有一天我会积攒够足够的勇气,带你逃离这一切的。
放心吧。
请暂且耐心地忍耐呀。即使到而今一直都是难过的事。
没事的,也许很快,我就能带你逃走了……
逃离这该死的一切,可恨的一切,残酷的一切,冷漠的一切……
为那并不遥远的安眠,请稍稍等待啊。

2018-08-19
1 / 13

© 繁雾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