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雾重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一只小浮的故事(三)

好饿啊。好饿啊。

梦中似醒似睡的黑暗昏沉里,不知何物如此呢喃着。
是我么?还是别的谁?

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

别念叨了,不管是我自己还是其他什么。搞得我念头里都只剩这三个字无限循环了。

可是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为什么妈妈还没回来接我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

麻烦消息点儿吧。到处不都是吃的么……且,听我讲:

黑色的头发是巧克力味的,白色的头发是白巧克力味的,小孩子...

2018-07-19

小孩子身上,总有一种天真的残忍。
就像看着温驯可人的猫咪一样,任何比他小、看着比他弱的生灵都是他的猎物,自然,也包括了更幼小的孩子。
他们会把捉到的蚂蚱合着多汁的青草捣碎成“佳肴”,会折断蜻蜓的翅膀看它在地上无助的挣扎,会把更小的孩子养的毛绒绒的雏鸡烧成黑乎乎的一团用脚踢来踢去,会在合抱的大树树腰上用锐器剥掉一圈树皮,会把捡到的装农药的小瓶子磕碎了丢进池塘,会四处燃起篝火、烧掉所以他们能找到的可以点燃的物事,会追逐踢打驯养的猫狗、直到它们跑出去流浪再不回来,会……
不过这都是老早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小屁孩都是从小上补习班学英语补数学,琴棋书画起码沾个边,唯一的娱乐就是用手机打游戏在网上被人夸成小学生。...

2018-07-15

烟重

万千世界里,唯有你的星辰破碎凋零,璀璨的光芒散作沙粒般的碎屑,然后渐渐熄却。
在天空云层里悬浮随着风摇曳的雨滴,终于渗近了蜷缩着假装沉眠在大地上的小城儿。
树木在悲泣,柔弱的叶儿惊惶地搭着,从上面垂落的水珠倒映着这世界的全部,然后撞在青石地上、震散消泯。
晾着的衣物被吹走了,支着的蒲公英绒球被吹走了,不慎松了手被搭在头顶的帽子被吹走了,角落里积攒的尘埃和草种被吹走了,便是那风,也未知结局。
你呢?便讨厌冬天度尽么?冬日度尽便是新年,未完之事便觉得终于再也没法完成了。悄悄地寻个僻静处哭泣吧,世人温柔的冷漠会给你让出悲伤的余地。
水镜中阴沉灰暗的天空,确实有着不幸黯淡的痕迹。

练笔写得啥玩意???

2018-07-10

一只小浮的故事(二)

是三月初只有桃花早早到来的日子,一贯是冬日那样阴郁看不到日头的天空,拂面的柔风已带上春的温度。
才是下了两日连绵的细雨,天尚未出晴,只干涸了地上的积水,蓄着泥土灰尘的地方还是润湿后的棕黑。
入目的都是低矮的平房,毕竟已是上了年头的居住区,连同着老房子一起安居于此的,是曾经站在这小县城的舞台上上演离合悲欢、而今退到台下,悠然而孤独地度着余下不多时光的老人们。
院子和房屋是在地势稍高处,遥目望去连绵的青灰色瓦片堆叠的屋顶、远处街道上往来的行人以及极尽处澄净清亮的天穹。燕鸟自南而回,在梁间屋上筑巢逐虫,生气勃勃,惹人喜爱。
当是春雨催发,连院子里那颗长满尖刺张牙舞爪的花椒树都发了新叶,盈盈的绿意使我想起这也...

2018-07-08

哈哈哈,明明是很中意的故事,懒得写怎么办……都打好腹稿了呢。

2018-07-07

无题

“处刑!处刑!”今天的A君也意志高昂,趁着天色蒙蒙亮拿着心爱的匕首打开防盗门,在地上一个轱辘模仿飞机弹射起飞滚了出去。
云从天上落下,化作浓雾笼罩了城市,潮湿的水汽在树叶上凝结,汇成冰凉的露水拍在过路人身上一个激灵。
A君是极厌恶的,所以才要处刑。
特地磨砺了锋刃的匕首,切黄油一般轻易地分开了树皮,像画年轮一样在树身环切一道儿浅浅的槽,很快就见到树汁从伤口渗浸出来。
“处刑!处刑!哟!”兴奋起来的A君忍不住喊起口癖,惊扰了一旁垃圾桶中正翻捡食物的流浪猫,随着垃圾桶倒地时“哐”地声响一只脏兮兮的小动物飞快地窜进了草丛深处。
A君沉迷于给行道树都刻下邀请函,未留意周围而渐渐走进了路边的警察值班亭。
“喂!那边...

2018-07-07

一只小浮的故事

1
小浮是一只年纪很小很小的幽灵,一直游荡在公寓楼里等候着——她和她的妈妈在不知多久以前走丢了,便一直留在原地等着被找到。
“小浮……坐在这里不要走动,妈妈过会儿就来找你……一定不要乱动……”这样眼泪婆裟地吩咐着的妈妈的脸庞,即使记忆里已经渐渐模糊,而仍乖巧地听话留在这里。

2
虽然是幽灵,小浮的胆子却意外的小,怕狡诈的大肥猫,怕凶恶的狗狗,怕怒气冲冲的大人,怕突然的声响,怕打雷……每当这个时候,小浮都会躲在角落里,用随身的白床单裹住自己瑟瑟发抖,好久好久才小心的探出头来窥探。
然后放心的舒口气——如果有的话,重新蹦蹦跳跳地活跃起来。

3
幼小的小孩子能看见听见同样幼小的小浮呢。
害怕寂寞而乖巧的小浮...

2018-06-18

http://m.dmzj.com/view/44488/72134.html

谁能知是心。

2018-06-17

风霜雨雪,不敢入心。
似乎越是往后,越是畏惧迟疑,哪怕时常自嘲什么都没得到、只是年岁徒增。
怎可能呢?
怎不能怯乏呢?
我,已没了退无可退、背水一战的决然和勇气,没了再不抓住些什么就只能死去的渴求与不甘。庸常的日子啊,小心地闭上眼睛小憩,便忍不住逃开所有。
我真怕有一天再也想不起来,真怕就这样如同腐败一般沉溺,真满意这样安平往复的每一日,真喜欢它死水般平静不起波澜的所有。
心意,果然扭曲了呢。
纵会是常人言说的悲哀,也是于我幸福的悲哀。
存身于此是我最大的绝望,不敢逃无处逃。
这一切啊……曾有的迷恋渴望,自不曾或忘,只是比起酣睡时死去一般平静的内心,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我大概真的在渐渐死掉吧。
可惜的是,这并不是...

2018-06-09

歌者谁,言者谁,饮者谁。
命奏佳曲,醉倾觞。

2018-05-27
1 / 11

© 繁雾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