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雾重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一只小浮的故事

1
小浮是一只年纪很小很小的幽灵,一直游荡在公寓楼里等候着——她和她的妈妈在不知多久以前走丢了,便一直留在原地等着被找到。
“小浮……坐在这里不要走动,妈妈过会儿就来找你……一定不要乱动……”这样眼泪婆裟地吩咐着的妈妈的脸庞,即使记忆里已经渐渐模糊,而仍乖巧地听话留在这里。

2
虽然是幽灵,小浮的胆子却意外的小,怕狡诈的大肥猫,怕凶恶的狗狗,怕怒气冲冲的大人,怕突然的声响,怕打雷……每当这个时候,小浮都会躲在角落里,用随身的白床单裹住自己瑟瑟发抖,好久好久才小心的探出头来窥探。
然后放心的舒口气——如果有的话,重新蹦蹦跳跳地活跃起来。

3
幼小的小孩子能看见听见同样幼小的小浮呢。
害怕寂寞而乖巧的小浮...

2018-06-18

http://m.dmzj.com/view/44488/72134.html

谁能知是心。

2018-06-17

风霜雨雪,不敢入心。
似乎越是往后,越是畏惧迟疑,哪怕时常自嘲什么都没得到、只是年岁徒增。
怎可能呢?
怎不能怯乏呢?
我,已没了退无可退、背水一战的决然和勇气,没了再不抓住些什么就只能死去的渴求与不甘。庸常的日子啊,小心地闭上眼睛小憩,便忍不住逃开所有。
我真怕有一天再也想不起来,真怕就这样如同腐败一般沉溺,真满意这样安平往复的每一日,真喜欢它死水般平静不起波澜的所有。
心意,果然扭曲了呢。
纵会是常人言说的悲哀,也是于我幸福的悲哀。
存身于此是我最大的绝望,不敢逃无处逃。
这一切啊……曾有的迷恋渴望,自不曾或忘,只是比起酣睡时死去一般平静的内心,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我大概真的在渐渐死掉吧。
可惜的是,这并不是...

2018-06-09

歌者谁,言者谁,饮者谁。
命奏佳曲,醉倾觞。

2018-05-27

aorozo简直是小天使。

2018-05-27

■■。
我想或是你也在不远的地方寻常生活着吧。
真是瑰离疏淡的未来啊。
当怎样呢?
应说的,不应说的,早先的日子里都谈了个遍,终而偶遇时无言的扬起笑脸打招呼再错身而过。
又况是今日呢?
我啊,已渐渐想不起那时的自己是怎样了,记忆中的你也渐渐模糊了,便更害怕与你再会。
怪失落的可是。
■■。
这样称呼着,也害怕自己自作多情;毕竟不过少年时短暂的过客罢了。
离得这样遥远了,才觉察昔时种种让人缱绻。
像挣脱了线的风筝,还记得来时路,却快只是记得了。
会原谅我么?我的你。
对着过去的谁言说,愚蠢滑稽着,也只可涩然应下吧。

2018-05-26

意难平

过去的人所叹息的,我无意再去思量;未来的人将歆享的,只是反复的空妄。
便定要接受这段时光所予你的所有么?便定要为此而挣扎,而喜悦,而逃避,而留恋么?
那从不曾由我选择就已决定的,那永不将因我选择便会改易的。如何要去承认,如何要去接受,如何要去习以为常,如何要去接纳为自己的一部分呢?
况然,即使接受也没什么不好,即使承认也不应指责;只是于我,终未免意难平。

意难平。
珍贵也罢,卑贱也罢,千辛万苦求得也罢,机缘巧合偶得也罢:不是啊,不是啊,不是我所想要的啊。那这一切,便视作毫无价值罢。

为何执着于连真实存在与否都未知的幻梦呢?
自然因为知晓那梦的滋味,念念不忘,再难放下。
即使时过境迁,即使物是人非,即使...

2018-05-23

梦海

地球呢,是深邃无止境的海洋。
那些过往的梦,那些零散褪色的记忆,那些从缝隙中漏下的来自未来的呓语,那些破碎后的“故事”的残渣……譬如光影相随,这个世界的形体,也在虚无缥缈之处投下深沉的阴影,自发地汇聚着弥散的灵性,终而成为比表面的形体更加庞然、更加浩瀚的事物。
泛着让人觉得幻惑的光彩,飘摇不定仿佛烟尘,却堆积成清澈而阴暗的无底深渊。
灵魂浮在海面上,既害怕不小心挣脱引力的束缚坠进黑暗的星空,也畏惧不知何时脱了这小筏沉浸渊深的海底。
可我啊,深深感激着、深深眷念着,即使如同能包容一切、吞没一切的海洋,也无法使我忘怀不经意间窥见的这世界的荒诞与残酷,却也免于疯狂,得以在这不安的浅眠中喘息。
如同一条退潮后搁...

2018-05-21

d

是了,小心的将身体丢下吧。
月光正盛,愚蠢之物还未醒来,无疑,是出发的好时候。
勿需畏惧,无论是诡谲的云彩,无论是树下建筑物下深沉的黑暗,无论是夜半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无论是交替吹向仿佛绕着圈等待的凉风,都是勿需畏惧疑虑的。
且忘怀吧。
那些心念惦记不过是迷障,不过是躯壳系绊住你的锁链。唯有舍去,方得空明。去着隐世的门扉,终不是全部的我们所能踏入的。
一,二,三,折断全部的食指。
咬掉舌头,便不会发出声音惊醒那些阴影里潜伏的……
戳瞎眼睛,这样才看得分明。
打碎膝盖骨,避免走得太快到了他处。
击垮心脏,生人的音律只会招惹不详。
吃……

是了,这只是遗憾的我们想要暂时归去所不得不作的;暂时归去又如何呢?当忘怀的不...

2018-05-12

“你的世界我不曾出现,我的世界你无法介入”

想走进你的世界呢。
如果真是这样希求就好了。

我啊,那样祈求着,乞讨着,挣扎着,谵妄着,幻想着,渴求着……
一秒又一秒,一分又一分,一小时又一小时,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
地狱不过如此吧,噩梦不过如此吧,绝望不过如此吧。
明知终不能得到救赎,仍旧伸出手呼唤仍旧想要逃走。

因谁而再次微微明亮起来的世界里,看见了破灭后的残骸。
背弃的信念呢。

我呢,偶尔会以自己活在尘世里为耻辱的。常是愤世嫉俗,常是抱怨。就像老早以前的自己一样。

真安静呐,这个世界。
要是仍旧在乎,仍旧愚昧,仍旧为生活中的悲喜而悲喜,仍旧追逐着尘世里遥远的事物,仍旧憧憬...

2018-05-12
1 / 11

© 繁雾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