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雾重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关于海

笔拙的干脆面君想写一些话,给病痛中的小干脆面君。

它想了想,决定写一个故事。

“其实碧蓝的天空是一片悬浮在我们头顶上方的海洋。”

“这片海洋也和翻过好多好多座山以后才能看见的海洋一样,翻卷着浪花、游弋着鱼群。”

“也会有住在云里面的鲸鱼🐳巡游歌唱着,追逐最甜美的朝霞和晚霞。”

“为什么我们很少看到它们呢?因为这片海洋,离我们比翻好多好多座山外面的那片海洋还要遥远啊。就算是吞吐霓虹的巨鲸,就算是和山一样大飘摇着五彩斑斓触手的大水母,就算是数以万计扇动着贝羽聚集在一起的鱼群,在我们眼里也不比最细最细的云絮上的一点来得大。”

“不过,也许不用太久你就能去那儿去啦。”

“可以离开这里,...

2018-12-13

山城

夜色慢慢从天边沉下来,盖住地面。伫在郊野回望,那城市光明璀璨如同繁星汇成的湖泊,在深黑的寂静的海洋中心轻轻摇曳着。

我的朋友,这离别不会太长。当我归来时,你我还是原来的模样,邻街的高楼不会建起,热闹拥挤的水巷依旧如故,寻常偶遇般,亲密地拍拍肩就向老地方一同吃馄饨去了。

时间是过得如此慢啊,宛如一条冰川凝固的流淌,没多少东西来得及消散,也没多少东西来得及出生。这一定的大千世界里少有的凝滞,便如河水总有回流,汪洋总有古老的平静。

离开城市、进入城市,总归要路过的桥,有时会感叹它的守候,它的沉默,它的顽固,它的无数个被波光粼粼的水面映彻的日出黄昏。你知道的,他是我们如同树木一般静默寡言的兄长,即使一直立在...

2018-12-08

祈使

有一天,我在梦里往灰色的水泥墙墙上写下金色的诗句,如同火焰般燃烧如同莲花般绽放,描绘着心心念念为之倾倒的美好绝伦。

然后梦飞快的消散退去:记下来啊!记下来啊!

梦里的我这样拼命地看着眼前并非由人之手写下的话语,看着它随着脑海里的记忆怢失褪去,最终只抓住几个词语一起坠入醒觉。

“嗯?这是什么意思?『白凉粉』?『葛兰』?”

尴尬地醒来,摇摇头想挥去烦恼,便起了床。

2018-12-07

流浪的星星

一边看手机一边走路,晚上人行道都停满了车,不得已避让障碍弯折前行。

快到住处时绕过一辆面包车,刚抬起头就看见几米远的地方两只狗正凑在一起在吃东西,不由一惊。

“呃!……不好意思。”

一黄一白两只狗也被突然窜出的我吓得一缩脖子,却听得懂人话般见我道歉绕过,重又低下头吃起来。

走过一段距离,不由回头打量:不知道谁善心用一次性塑料桌布裹了剩菜剩饭放在路边,白狗正埋头苦吃,黄狗却未进食只依偎在白狗身边守候着。两只狗都长挺大的了,毛长长挺干净的当是被人遗弃的宠物狗。

天气越来越冷了啊。那些流浪的小动物们。

2018-11-29

半夜看《风味人间》真是人间乐事啊(误)

2018-11-27

探险!黄金!财富!
那些闪闪发光惹人欢心的小可爱!
习惯性路过金店首饰店迈不动步子!
but
新金山都被淘成旧金山了……
玩黄金矿工去吧您嘞!

2018-11-24

短相叹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今天是小雪,入冬后白日一天比一天短暂,入了夜,外面的温度就跳水般往下掉,冷得人直打哆嗦。只有夜晚越发深黑了。

小时怕黑怕暗,怕安静亦怕无人,如同畏惧着一只没有形体的怪兽,害怕它发觉我、然后追逐上来……现在倒是常自关了门窗,拉上帘子熄了灯,沉浸在仿佛潮水漫涌上来的空无。

逃不掉了啊。也无处可逃。

火会熄灭。叶子会腐烂。钟表会朽坏。温暖会溜走。连记忆也会模糊。

不出奇的,时而感受到被我认知的一切是那么陌生而冰冷,被无形的河水裹挟着,同我一起往深黑不可知的洞窟奔涌而去。

便感到挺好笑的。为什么要寻求安宁啊平静啊没有烦扰啊的呢,迟早...

2018-11-22

女人都是天生的骗子.rar

2018-11-21

Rain

天空依旧,贪恋的注视着雨水的晶莹。

“会怎样呢?会怎样呢?”下落途中,它们彼此询问着,渐被风吹乱,渐染上飞舞的尘灰。

可这世界依旧沉默地存在着,近乎冷酷,又近乎温暖。

“会怎样呢?会怎样呢。。。”声音慢慢低沉下去,划落的雨滴一个个消融在地面的水洼中,不复存在。

雨后清新的空气浸润着万物,草木交错的枝叶下虫鸣一层层响起,不久就恢复了喧闹。

“会这样啊。”从天空最后坠落的那滴雨水,并没有听到。


                  ...

2018-11-20
1 / 14

© 繁雾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