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忽冷

唯有离开的人拥有不变的容颜。
孕育着,盛开着,凋零着。
未有察觉么?比季节景色流转更短暂的,是昨日的你,今日的你,明日的你。
昨日的你哀叹错过的故事,今日的你忙碌匆匆无暇停留,明日的你还懵懂未觉即将发生的种种。
诸般事象,皆为四大假合,似空非空——即使身处其中、即使生于斯死于斯,那些仿佛被我们看见、触摸、拥有的一切,都停伫在思想情感能抵达的所在之外。
如果说恍惚非醒的梦境能抵达那里的话,能抵达的也只是你的梦;如果说死亡究竟的解脱能抵达那里的话,死亡本就是尚活着的你我所不能抵达的;如果说洁白无瑕的孩童能抵达的话,童蒙时的记忆早已成为渺远模糊的幻影。
眼中孕着疯狂。
疯狂地贪恋疯狂地憎恨疯狂地祈求疯狂地诅咒得到一切绝灭一切远离一切拥抱一切。
读懂了,自己的那本故事;可这故事,仍还是自己的人生。
请远离孤独吧。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