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NO.1梦事(其一)

在深沉的梦里,旅者望见了自己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天亮时微晞的露水,白沙见底的清潭,茂盛丰润的草木,低矮老旧的房屋,以及萦绕在心头、清淡缱倦的释然。
心知身在梦中,因怀着炙热的现实里早已熄灭的渴望,来不及去体味这久违的种种,便小心地一边控制自己不醒来一边赶去心里那个人应当所在的地方。
仿佛展开无形的羽翼,如同在过往的梦境里一般,他浮上半空、飞快的掠过城郊大片的田地向着某处落去,却仍如很多时候一样稍稍过了头,只得落地后又往回奔跑。
雨后如洗的青空下,太阳还阴翳在云后,光线却舒朗明白。一条又长又直的水渠横亘在路边,却是用土高高垒起高出地面,里面不知何处蓄满泊泊流水;四周人头簇动,在水面放着精致的模型小船举办着比赛,并非加油鼓劲的样子大概是单纯的展示品赏罢。
分开两边的人群、旅者寻到了自己一直思慕的人儿,仍旧是久远以前那张熟稔的面容和盈盈的笑意,因这是在他的梦里;抛开了现实里的种种顾虑、抛开了时间空间带来的疏远、抛开了心事重重深潭般阴郁的自己,抛开了愿望无从实现的认命无奈,他从未做过的、也大概再不会有机会做的,冲过去抱住了那人:“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梦境如同水中倒影般破碎了。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