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我坐在高高的稻草垛上啃着干涩的窝窝头,眼望着村边蜿蜒的河流愈觉干渴而犹豫难决,打谷场上鸡群埋首寻找着谷粒,月月如此,日日如此,只待客人敲响了门,火车不时呼啸而过,轱辘声晃动着每一块玻璃,你看田里收了谷,收了菜,只余河滩沙地里的萝卜,便找一处放把火,静静观赏橘红的火舌舔舐着田埂上茂密的枯草,蔓延而去剩下灰黑里微亮的火星儿,青色的烟柱一条条升起,然后夜便降临了,没有谁再多停留,广漠平坦的大地上唯有寥寥的灯光是我们的安歇之处。”

“然而,这并不是我想要的那个梦。”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