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脆弱的家伙

大概是大学将尽,梦里感慨起了时光,伤感于亲人的老去和过往种种的远离,预备卒业后姑且安定下来时带上什么一一去探望,然后忽然自问自答:“知道为何你无法得到幸福么?因为你不能接受难以改变乃至无法改变的事,不能习惯人世间或许寻常的无奈悲哀,没办法忍受没办法习以为平常没办法放下。”自然临头的是无尽的悲郁,醒来发现不知何时同梦里一样流出泪来,亦是黯然于所想的一切。

有时会觉得其他人和自己如此不同,那样理所应当地便接受了我长久无法接受的事。喂,你们真的是人么?喂,这样残酷这样悲哀的现实,你们怎么能甘之如饴?喂,比起这个好不讲道理的世界,我倒觉得你们才更加扭曲可憎。拖着与我相似的形骸,里面却不知是什么东西,坚硬得近乎冷漠,近乎残酷。

然后才回觉,异常的是我才对。

这个世界向是如此,软弱敏感恰又脑袋多余的快的人,连生命本身的重量都难以承接,百十代下来差不多也该死个干净。唯独现在的时代相对宽适,像我这样的残次品才能姑且拖延到现在。是的,只是这样而已,我太弱了,只是这样。

可笑荒谬悲哀无奈。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现今的我,还只能躲在自己花了好些年造起的壳里,盼望有一日,同你们一样染上这世界的颜色,同你们一样冷酷漠然坚硬善忘,是不是便会满是欢愉的过着?

真是无趣。

评论 ( 4 )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