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世界是不存在的,那都是大人们的谎言。”

把细白的沙子混上水垒成故事书上城堡的样子,完成后又用脚踢毁,这样乐此不疲地重复着的他忽然对我说。但早放轻了脚步、忙于自己游戏的痴人也未曾回过头,更可能是自言自语吧。

远处太阳的光芒穿透了云层,明亮着、闪烁着水面,仍不改这块儿缠绕的阴冷。

拍拍手起身,似满意于自己最完美的作品而微微颔首,终于转过来面向我时眼里还残留着几分自得。

“再晚就太迟了。以后一定还能见面的。”并非所说的那般笃信,脸上浮起怅惘和迷茫的神色,我却知道离别再即。迟疑着,仿佛试探着什么往那里迈出一步,略微停顿后,终于确认了某件事一样豪无眷恋、悠然的渐渐远离,最后消失不见。

我长久的注目他原本所待的地方,所有沙砾都被均匀的倾洒在附近,抚平寻不出有谁停留过的痕迹。
只是幻想罢了,只是幻想罢了。无论于谁再不会留恋的时候,倘若能方便的离开便好了。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