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潮水

要涨潮了。

人们说,无形的潮水是自这世界最幽深的底部涌出的,那里收纳着世界诞生以来全部的记忆,所以当我们点上灯安眠于牠的梦时,半空中会有过往的幻影浮现,注视着这熟悉而陌生的一切。

大人们都早早地入眠了。他们的生活有太多的疲惫,未尝不甘甜于这难得的歇息,听从着潮水到来前一阵深过一阵的睡意打起沉沉的鼾声。唯独我们,有着不倦的精力与好奇,想探知被大家习以为常的隐秘,去看看那些幽灵是怎样的模样,可否凶恶丑陋又或者友善美丽。但总是要成功前的那会儿屈从于睡意,偶尔,还会听见无法确知是否幻觉的轻笑。

就像看守祠堂的老者所说的,涨潮之后、潮落之前,这方天地暂时是属于他们的;那是世界与已经离开自己的孩子们的约定,也是我们点起灯的缘由——愿这光明能永远照耀你们,不使仿徨于归途,也不畏于前行。

我觉得他是酒没醒。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