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相信

我再不会相信你了。许诺于我的梦,最后也只是这样子啊。
你曾经向我展示这世界的美丽,每一种可能的未来编织成缤纷绚烂的幻景——即使最苛刻的家伙,也能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吧。
那会儿的我是被允许作梦的。
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是什么?如何才能用不定会再有的此生,换取哪怕离别在即也没有悔恨的物事?倘若这些和其他问题一样答案简单分明就好了,我也不必迷惑踟蹰。
“是羁绊。是拥有。”曾经笃定的回答,渐渐失掉了它的意义。谁能抓住没有形体的东西呢?谁能总是幸运不畏惧命运拨弄?无法强求也无法确认的,自也没有为之努力的意义吧。
“是欢愉。是快意。”但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痛苦比快乐更让人铭记。我又该怎样用笑声填满你的空虚,用得偿所愿的愿望驱赶不散的悲意。
再没有什么可以去相信了。只得盼望奇迹,盼望未来未知的缥缈机遇。最坏的不就是这样么?让人起不了分毫眷念的当下与恰恰足以选择漠然等待的菲薄希望,是甘甜的毒酒,是,让人不禁期望带来结局的癫狂早点到来的,沁人的美景。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