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噪声

不肯长大的孩子,只能在自己的梦里安睡了。



想说的话语似乎很多,只是自己也察觉那些叹息怎样菲薄。哀泣着的人不去理会,自然也能慢慢止住悲伤,不是么。



我啊,曾经目见曾经生活现在依然眷恋的那个世界,只存在于想象的幻影一样消逝了,丢下我一个在什么也不是的这儿,像潮落前被冲上沙滩的鱼,像刚认事时失去光明的盲者。



唯有悲哀是不值得反复吟诵的。看不见的人只沉在无知的欢喜,看得见的人哪在乎寻常的景致。令我作呕。



谁都有不太擅长的事,于我,大概是不擅长活在这样的世界吧。怨恨也淡去了,如果它本来就是这样;孤独也淡去了,反正活着的谁都忍耐着。只是觉得好笑——这样狼狈,这样可怜可笑,这样灰暗滑稽荒谬,这样……的生也是值得自视甚高的灵魂贪恋啜饮的么?还是说,正因为卑贱因为麻木因为低劣因为丑陋才顺利的存活下来并好好繁育着呢?你们,有着很相配的颜色呢。



来啊,无由而生本就是荒诞的世界,快来让我看到你的混沌无稽吧。那些立马就接受了“现实”仿佛天经地义般扭动着躯体好为活下去服务的东西们,即使依旧那样恶心的样子追逐着繁衍,说不定也能稍稍顺眼一些?



嘲笑辱骂着自己一样,感到不快。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