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雾重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意难平

过去的人所叹息的,我无意再去思量;未来的人将歆享的,只是反复的空妄。
便定要接受这段时光所予你的所有么?便定要为此而挣扎,而喜悦,而逃避,而留恋么?
那从不曾由我选择就已决定的,那永不将因我选择便会改易的。如何要去承认,如何要去接受,如何要去习以为常,如何要去接纳为自己的一部分呢?
况然,即使接受也没什么不好,即使承认也不应指责;只是于我,终未免意难平。

意难平。
珍贵也罢,卑贱也罢,千辛万苦求得也罢,机缘巧合偶得也罢:不是啊,不是啊,不是我所想要的啊。那这一切,便视作毫无价值罢。

为何执着于连真实存在与否都未知的幻梦呢?
自然因为知晓那梦的滋味,念念不忘,再难放下。
即使时过境迁,即使物是人非,即使渐渐模糊了印象,即使渐渐老却。
又如何呢?
又如何呢。

并非“不忘初心”这样光鲜的理由。
只是我窥见了啊,窥见了在遥远的处所之外,我们的一切,我们所拥有所不拥有的一切,我们所能思量所无从思量的一切,不过如此罢了。
衷心地感到酸楚难过,而不以为能窥见后所思所想所行所为称得心意,哀伤地,将曾经的自己当做真。

或许是迷失了吧。
曾一直渴望着拥有更多,渴望着满足不曾餍足的贪婪 渴望着所有未曾看过的风景,所以才会得偿所愿、由是迷失吧。
好听得称之为迷失吧。

古人云“心外无物,心外无理”。
得之其难,失之其易,行道其难,失道其易,思之其难,殆之其易。难之其物为正,难之其物益生乎?常理如是,上苍决之,而知物之难易臧否于人远矣。
世而如是,而我鄙薄之辈,妄怠贪痴,知此心心念念物我相侵不过所谓“常理”,倦而思眠,寒不得裘,厌不敢脱,只觉颠倒梦想。
欺胜此心者何,七情侵之者何,迷离幻惑者何?
求寂灭者,清净谁定?淹物之辈,鄙陋谁见?
不过营营画上尘。

评论

© 繁雾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