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它使独行者不踟蹰于前行。

栖落于林间树梢的群鸟,薄暮时飞还归巢。

这样自千万年前一直反复上演至今的画面,让我想起,被称作这庸常生活一部分的那些存在是怎样亘古不变、持续到今日。

不能同你们一起鸣唱,正因如此,我不能同你们一起。

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流。便是我寻求渴望的物事,它们对这个世界而言几多荒谬虚幻,如同沉梦里浮上心间的言语,哪怕勉力去把握记忆,醒来时也只剩莫名难解的残迹。是的,我只依稀记得它们是多么瑰丽,明亮,仿佛无数个闪光的足以永远铭记的刹那串连成的幻境。

正因如此,我弃我而去了。他把累赘的留恋和执迷端放在最高的戒律,一一安置好每个时光里自己的渴慕坚持,再翻盖上一层连自己也难能看透的厚重大衣,便和所有安排好后事的人一样,释然地离开了。

你要如何猜懂我的谎言呢?

朋友,容我唐突僭越,但不觉得迷惘的可能只是连路都未曾分别、单单闭目前行罢了。那些智者们早已泯灭不见,况我心的骄傲,是不信也不能也无从让谁解答我的疑惑的,便只能这样沉眠于自造的酣甜睡梦,便只能这样嗤笑着旁人的愚鲁迟慢,便只能这样自哀自怜而又满怀怨恨。

我为何不避讳着这些内里的想法?

我只是在干草垛边弹琴,只是蹲着念叨“蚂蚁蚂蚁今天我过得好烦”,只是,在无人的旷谷咆哮嘶吼。愿你未能透过这并非我用话语布下的迷雾,因这样便是幸运,这样才让无知保有、不失去你与生俱来的幸福。

哈,你我同在梦中,真不期待梦醒之日。有些东西,只存在梦里。

评论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