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盐

希望能得一笔钱,让生活不至于陷入困顿,即使一直这样颓唐消沉也能平静安稳的过下去。不过,果然是很难的罢。

冬旅

隆冬,两个结伴同行的客商要越过雪山到山那边平原上的故乡。
伴着风雪的苦旅,随得益于多年的经验和周全的准备,即使这样寒冷的天气长途跋涉也没有危急生命的险情出现,但身心不免疲惫,只靠归家的意念坚持。
年长的在进山前最后的休息点上得来了家里寄来的信,之后如同之前一样平静,满是皱纹的脸上期待转为了黯淡。即使担忧,交情未深到那种地步年轻人也没有贸然去询问。
两人做好最后的补给,趁着天色尚且明朗踏上了这个时令早断绝了人迹的小径。之后是劳累而枯燥的旅程,眼里仿佛永远不变的皑皑白雪与灰暗天空,让两人的心都似乎渐渐上升到未知的高处。
他们在山岭间的凹地发见了未曾听说过的繁荣充满活力的小镇。恰是镇上一年一度的庆典,被热闹的气氛裹挟,未来得及多想便被热情的当地人拉进节日的狂欢中。他们享受到了许久不曾体味的欢乐与惬意,哪怕思乡的苦楚灼热似乎也一时淡去了。
月上中天,正是庆典最高潮的时候。他们夹在人群中狂舞,一同举杯畅饮,与热情奔放的年轻姑娘调情……一切都是那般美好。
“离开这里吧。再迟就晚了。”醉酒的浑浊迷离忽然从身旁那个最开始邀请他们进镇里的人眼里消失了,只有冰雪般清亮的目光让两个旅行者一时恢复了清醒。
大山、平原里那些远离外界的住民们总有着各自独特的风俗和禁忌,聪明的客人应当遵从而非违背。年轻的旅者虽然满是美梦被打断后的不满愤懑,依旧打点行装准备上路。
“我?我就不用了。替我把这个带给……”本有更多的经验,年长的旅者却贪恋享乐不愿离去,不知为何那主人只是默默注视了片刻,而后催促年轻人离开。
“混蛋。”没有去理会年长者最后的话语和递过来什么的动作,年轻人负气快步走开了。孤独的旅途总让人思索。天色终于变白,年轻人冷静下来,想起一路上年长者的照顾和提点,还是转身走了回去,不想抛下他一个人。
他只在原本应该是小镇的地方看到了黑色的废墟。那是火灾之后的留存,但房屋残骸上的青苔和枯草却显示这儿早被荒废多年。年长者安静的躺在镇中央的广场上,脸上只有安详平和的笑意,右手举着不存在的杯子向半空祝酒,像是沉醉在清浅美好的梦境,只是唯独没有了呼吸。
年轻的旅者找到了同伴的遗物,草草埋葬同伴后擦干泪痕又踏上了路程——他还有家,他的路也还未走完。

评论
热度 ( 1 )

© 而盐 | Powered by LOFTER